那一定是别人送的)

  “我不会一直待在杭州,我属于大海,我会去往大海,我试图在一个没有海的城市建造大海——LAGOM

  ”,一个月后,在豆豆的新店lagom,她对着我平静地说。一瞬,仿佛无形之中,印证了小宽说的话。

  在我眼里,豆豆绝对算是有趣的人,“玉津桥下有银河,桥下河水流过,我在桥上看枯枝发出新芽”,她说起话来,都会生出十分的浪漫主义。

  如果不和你说,你很难想象,齐刘海可爱,大眼睛闪烁,脸红得扑哧扑哧的女孩儿,还是在微博拥有30万粉丝的博主,她的家常减脂餐,一直受到很多人的喜欢。

  如今,lagom开了,我想,对于她的粉丝们来说,没有比这更令人急不可耐的事儿了——追随许久的博主竟然开了餐厅,一蔬一饭,一碗一筷,都充满豆豆的个人烙印。

  很多人难以理解lagom的选址,不在热闹的街巷,也不在综合体。择高架桥的起点,门口有一颗大树——豆豆有自己的理解——杭州的桥那么少,高架桥也算桥,对于她来说,有桥的庇护就是有地可栖,而门前的大树,也充满灵性。

  lagom有很多瞬间都只有一次,不需要专业的摄影设备,她需要理解的眼睛,看到她,发现她。这张照片摄于某个炽热的午后,日光穿过门前大树,在桌椅上漏下细碎光斑。

  竹编是一个手工装置,包括顶部的竹栅。柔软且有韧性的波涛,被深海里彩色鱼群的光亮穿透。

  店名来自维京语,lagom,意为平衡,就像她和男友四喜。豆豆是个快节奏的人,四喜会比较慢。他们的关系,就像温和包容的大海,和海面上翻动无常的浪花。互为平衡,互相契合,沉入深海。

  与其说,lagom是个餐厅,不如说,这是豆豆的客厅,因为它太像豆豆了——跳脱又浪漫。

  “人为什么要结婚,桌子为什么要有四条腿,希望桌子和你一样勇敢。”这是豆豆的朋友在设计桌子的时候和她说的。所以在lagom,你可以看见每张桌子的桌边都不规则,每个桌子都有很多条腿。

  店里只有白色郁金香悄然绽放(如果你看到除郁金香以外的花,那一定是别人送的),豆豆还发现,水里加了糖的郁金香,竟然可以延长花期,开得更为热烈。

  她说,准备这家店,她用了一年,但准备今天的她自己,她用了三年。她喜欢厨房,对她来说,食物是最简单真诚的东西——你知道巧克力派加多少巧克力就是什么味道,糖加多少会有多甜,盐加多少会有多咸。

  豆豆不会和我讨论如何控制成本,如何增加点单率,她对食物本身的喜爱,从菜单就可以窥见几分——一本菜单,没有主次之分,没有标明招牌菜,也没有店长推荐菜,但每道菜都仔细地标注了食材。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我的餐厅就是我的表达。

  青枫林、檐下雨、云云间、北赤道……思慕雪的每个名字都极美,都从自然里来。春天的枫林是绿色,所以苹果、梨、黄瓜、牛油果、西芹、菠菜……青枫林里的食材都极为清爽。

  同样是好看的绿,凤梨、芒果、牛油果、菠菜,香蕉……北赤道的水果则呼应了名字,极其热带。

  番茄肉酱意面,自制肉酱带着新鲜番茄的酸甜,自制意面夹着淡淡的麦香,谁都没有辜负谁。

  南瓜栗子浓汤摒弃西餐里一贯的南瓜奶油搭配,改用栗子丰富口感,绵密顺滑,且香。

  豆豆说,食物本身就足够精彩,我们又为何需要额外的添加,食物应该被找到本味。比如,百年生长的老树孕育了累累柿果,剥开来流出金色的糖浆,充足的日晒让它们自然挂上甜甜的柿霜;又比如黄心土豆和番茄做的番茄酱酸甜香醇。

  “有趣的人不再开餐厅,有趣的餐厅逐渐被幼稚的网红餐厅取代。这也像我们这个时代,有趣的人也不发微博了,微博也被更幼稚的网红占领。有趣的人也不愿意发言了,他们甚至连微信公众号都不愿意写了。”

在线咨询

关闭